被遗忘的歌唱家系列之一:单秀荣
时间: 2019-03-10

1980年,34岁的单秀荣刚调入核心歌舞剧院不久,因演唱《愿亲人早日养好伤》等大量革命歌曲,她已经名扬全国。诚然身为名人,但她也一样为证明自己的身份而头疼。“外出住宿要介绍信,领取汇款要介绍信,就连坐火车买软卧车票也恳求有介绍信。”单秀荣对当年的往事感触颇深。

除了先容信,当时证明身份的还有户口本、学生证、军官证等多种手腕,混乱的身份证明途径培育了办事效率的低下,出台统一的身份证明迫在眉睫。岂但办事效力低,那个时期的身份证实也极容易假造。户口本是一户一本不便携带,而介绍信缺乏防伪手段,给当时社会治安带来很多问题。

“别闹了,大家都是有身份证的人。”相声演员郭德纲甩出一个包袱,台下笑作一团。观众都明白,这是把身份一词调侃说成身份证。当初,身份证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,这张卡片几乎成为身份的代名词。然而时间追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,身份的证明却是一件艰难繁琐的事件。

当时,单秀荣家住在北京东城区朝阳门大巷203号文化部宿舍大院内。从大院门口步行十余分钟便是东四头条邮局。因时常要领取灌制唱片所得的汇款报酬,单秀荣经常来往于两处。虽已是有名演员,邮局工作人员也早已熟习,但按照规定,她必须开具一张介绍信。“每次取款前,我都要到剧院的办公室开介绍信,内容大抵是证明此人是本剧院的工作职员。”这种冗繁的程序,已经演变成单秀荣生活中的习惯,也成为那个时代人们办事步骤中不可缺少的一环。

她是新中国颁发的第一张居民身份证的获得者,被媒体誉为“中国第一公民”;她是著名歌唱家,电影《归心似箭》里那熟悉的“雁南飞,雁南飞,雁叫声声心欲碎,不等今日去,已盼春来归……”的旋律,至今留在人们的记忆里;她是原山西电力系统职工,良多山西电力人在电视上看到她都会感到非常亲切……

要说起这位“中国第一国民”单秀荣的故事,还要从中国的身份证制度如何诞生说起。

见证一个新时代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5585kj手机最快报码室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